我恨生活,生活也恨我。

难过得要死掉了……

【spideypool】等价交易 02

By. seeotter

#人类!Wade x 恶魔!Peter
#半AU,接电影《死侍》开头的情节
#大家都忘记了的第一章: http://stellarward.lofter.com/post/38db97_c01f986(善用tag汇总)

Ch.02

Peter说完了。

他小声地咽了口唾沫,然后沉默持续了足足有几分钟。对Wade而言,这简直是毁灭性的几分钟。你跟Wade·宇宙头号话痨·Wilson呆在同一个空间里还指望有几分钟清净?不,想都别想。

Wade继续等了几秒,然后戏剧性地挑高眉毛:“然后?”他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墙壁,“你现在是不是应...

【MHA|轰出】情非得已 01

By.seeotter

一个设想:如果和绿谷一起长大的是轰?
#(伪)幼驯染
#原作背景原作线

00

轰做梦。

他梦见黑夜,沉重地压在他背脊骨上,唯一的光亮是飘洒在空气中、散发着微光的雪絮,它们从轰的一呼一吸之间簇拥着逃离,伴随着轰鼻腔中刺骨的冰冷四散,飘向空中,照亮远方的无垠,像海上的灯塔一样飘忽不定。

轰在无形的暴风雪中弓起单薄的背,奋力前行着,想要把这蚀人的寒冷甩在身后。但那寒风似乎来自他的体内,在他胸腔中横冲直撞,像西伯利亚冬季的烈风一般在他心口呼啸着,把一切都横扫一空。

轰发出痛苦的嘶嘶声,他的父亲禁止他露出软弱的一面,但他几乎到了一个孩子所能承受的极限。他感觉被寒冷充满了、又从未觉得内心如此空荡。...

【TSN|SE】一个飞机失事、孤岛求生的脑洞

#先上一个段子

Eduardo和Sean吵累了,他们气喘吁吁地坐在海滩边的一块巨大的岩石上互瞪置气,直到Sean先举手投降:“听着,小少爷,我不管你怎么想的,”Sean揉揉自己的肚子,将手边湿透了、被他拧成一条麻花的名贵西装外套甩在肩膀上,“我是不打算坐在这里等下一个天亮,顺便在深夜喂喂孤岛野兽。我走了。”

Sean向来是个行动派,他说完就站了起来,即使腿上的伤口令他不动声色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你可不能倒,你是这里唯一的战斗力!Sean在心里嘀咕。他强装无事、自认为很酷地头也不回往前走了几步,余光没有扫见Eduardo跟上来的身影。

他又走了几步,脚步开始不确定起来。“喂…”他犹豫地停住,“Saverin...

【TSN】一个段子

#如题,一个段子
#背景:最后一场诉讼结束

“…对不起。”Eduardo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那巧克力色的眸子中看不到半分嘲讽与愤怒,就好像他真的不过是在普通地向Mark道歉一般。而不,这世界上唯有Mark最不应该得到来自Eduardo半分的歉意。

“我只是不太熟悉诉讼程序…你知道,我不是律师也没有相关经验…虽然我有个纽约大学念法律的朋友,但他很少跟我谈这些事情,我们是去年沙滩音乐节认识的,他…呃,我没有别的意思,”Eduardo眨眨眼,又一个友善的笑容,“我是说,我以为我们之前,呃,是朋友。”

Mark感觉自己被噎着了。

“这场诉讼只是撇清我们之间的财务纠纷,对吧?”Eduardo看起来有些犹豫。而Mark...

在微博搞个抽奖,再加上想复键…

微博转发+此博评论过19就抽吧,随意点CP点梗,只写短篇。最好是我写过的啦,什么TSN相关,HP相关,漫威,或者HTF、一些独立电影都行,不限制CP,原创也可以
没写过的也可以点点看

当然为了缓解凑不够19转评的尴尬我会挑个旧坑更新

各位晚安!


这里是微博地址!

http://overseas.weico.cc/share/4934600.html?weibo_id=4138987297533622

【豆芽詹】二十首情诗和一支漫长的歌

前文(上) 
前文(中) 
我说过这里有七个吻和两次离别吗? 




第六个吻.

“你看起来…”巴基看着史蒂夫,眼里满是惊叹,他伸手摸了摸史蒂夫结实的肱二头肌,语气复杂地说,“哇哦。你看起来完全不同了。”

史蒂夫眨眨眼睛。他和巴基挤在一辆坦克内部逼兀的空间里,巴基的膝盖碰着他的,双肩相抵,两人脸上都脏兮兮的,沾满了战火的硝尘。隔着厚重的铁皮,外面炮火声轰轰作响,九头蛇的基地正在沦陷。半小时前史蒂夫把巴基从敌人手心中夺回来,直至现在巴基才有空档好好打量他许久不见的朋友,兼救命恩人。

“而你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史蒂夫回答。

巴...

【豆芽詹】二十首情诗和一支漫长的歌 (中)

#前文(上)

Three.

那张地图有些年头了,史蒂夫把它从书柜的深处拔出来,抚平上面纵横的折痕,将它摊平在布满刀疤的木餐桌上。

“我们当然要来场毕业旅行了。”巴基是这么说的,“要惊心动魄,独一无二。”

“你想要什么,丛林冒险?”

“加勒比海滩?”

他俩正儿八经地说。史蒂夫点头,“我们没有钱。”他指出其中的逻辑漏洞,然后又补充,“我没有钱。你有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巴基叹气,他吮了一口手里刚从街口的冰淇淋车花了五美分买的香草冰棍儿——说真的,五美分,那是他身上仅有的现金。“我们可以…呃,找近一点的地方。”他模糊地说,拉开餐桌旁的椅子,椅腿在水泥地面上猛地刮出一声尖...

【豆芽詹】二十首情诗和一支漫长的歌 (上)

By.seeotter
#名字取自巴勃罗·聂鲁达的作品《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关于七个吻与两次道别。
#献给起司,白色情人节快乐。

ONE

布鲁克林的夏季是从海底深处越狱的囚徒,带着四月末的丝丝湛凉与六月初癫狂的炽热,丧失理智地猛然卷过街区边境,卷来远方海面上咸涩的风,卷起沥青路上散发着汽油味的干燥尘土,继而逃之夭夭。它尝起来是焦黑、粗粝,与暖和的。当起风时,你能在空气中嗅到一点儿战争四起的硝烟味,但温和干燥的夏风会拂去你无几的焦虑,让你心安理得地沉浸在一九四一年平和的虚影中。

嶙峋枝干上纷披的树叶婆娑作响,于是凝滞在路面上纵横交错的树影晃动着,变得含混不清。巴基沿途走在树影下,...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