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轰出】情非得已 01

By.seeotter

一个设想:如果和绿谷一起长大的是轰?
#(伪)幼驯染
#原作背景原作线


00

轰做梦。

他梦见黑夜,沉重地压在他背脊骨上,唯一的光亮是飘洒在空气中、散发着微光的雪絮,它们从轰的一呼一吸之间簇拥着逃离,伴随着轰鼻腔中刺骨的冰冷四散,飘向空中,照亮远方的无垠,像海上的灯塔一样飘忽不定。

轰在无形的暴风雪中弓起单薄的背,奋力前行着,想要把这蚀人的寒冷甩在身后。但那寒风似乎来自他的体内,在他胸腔中横冲直撞,像西伯利亚冬季的烈风一般在他心口呼啸着,把一切都横扫一空。

轰发出痛苦的嘶嘶声,他的父亲禁止他露出软弱的一面,但他几乎到了一个孩子所能承受的极限。他感觉被寒冷充满了、又从未觉得内心如此空荡。他蜷起来的左臂在怀中颤抖着,他好像哭泣了,感觉有冰块从脸上滑落。他的感官快把他撕成两半——

他忍不住在黑暗中咆哮起来,有什么在体内爆炸了!他疯狂跑动起来,朝着那些从他鼻翼、嘴角间漏出来,漫天飞舞又向远方飘去的雪花飞奔,那些微弱的光越来越亮,他咬紧嘴唇不让自己无用的抽泣泄出来,随着他疯狂的奔跑,一点点温度从他的体内深处燃起了。

他这时候朦朦胧胧听见了除风雪以外的声音:

尖叫。

惊慌、恐惧的尖叫。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从哪里来的。轰害怕极了。他睁大眼睛,近在咫尺的光亮要吞没了他瘦小的身影。

停下!他对着虚空大喊,回音沉入黑暗深处去了,他什么回应也没有得到。停下!他又喊了一次,牙齿战栗着,暴风雪在他四周形成漩涡,他徒劳地伸手去挡。

这一次,他得到了回复——

“轰君!”那个声音急切地说,听起来有点奶声奶气,轰觉得很是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声音的主人,“轰君,冷静一点,不要害怕!”

那听起来离轰很远…轰伸手想要去够着那声音的来源。我、我很冷…轰呢喃着,声音越来越低,暴风雪让他逐渐无力的身体飘离黑色的地面。他感到心底深处的那一小簇火苗颤动着,快要熄灭了。

“轰君…你还好吗?能听见我说话吗?”声音离他越来越近,赶走了他脑海里剩余的尖叫。他使劲眨着眼,却除了占据全部视线的漫天飞雪外什么也看不见了。“轰君!我在这里!你是不是很冷啊?”

紧接着轰感到一点微弱却坚定的温度贴在他左脸上,又缓缓地移到他额头上,“你凉透了!快醒醒!”那声音说道,几乎带上了哭腔——“拜托了…”

突然间,轰的瞳孔猛地缩小了,他体内深处的火焰像是被这点温度传染了,忽地窜起几寸高的火舌。

火焰裹住他趋近平缓的心跳,于是轰的心脏仿佛重新注入了血液一般猛烈跳动起来,烈火沿着血管从心房处蔓延开来,灼人的热量在轰的皮肤下涌动,一阵因高温蒸发的水汽自轰四身升起,冰寒被瞬间驱散。火光点亮在轰双眸里,停留在他指尖上。

“焦冻!!”

呼喊在轰耳畔响起,轰猛地呛了一声,暴风雪、火焰统统消失在眼前,他宛如从噩梦中惊醒的鱼,痛苦地从床上弹起来,身体重重地落地,蜷起上半身,生理性的泪水使他的视线朦胧不已。

“你醒来了!”梦中的声音对他说。他听起来这么近。

轰猛地伸出左手去抓,他没注意到一束滚烫的火焰沿着他的肩膀燃起,卷动着扑向他的手心。

直到那声音忽地痛呼一声,轰这才使劲眨动着眼睛,揉掉眼角的泪水,茫然地环顾四周和那个坐在他身上的人。

“太好了。”有着一头墨绿蓬松头发的男孩感激涕零地说,小小的手贴在轰的额头上。他另一只手捂着自己黑乎乎的眼睛,使劲揉了揉,轰看到他头发间结着细细的冰霜,颤动的睫毛上挂着冰珠,牙齿还时不时抖上一抖,右脸上的眉毛却被轰一个不小心烧掉了,看上去很是滑稽。

“对、对不起…”轰惊慌无措地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冒着火花的手,对究竟发生了什么无所适从。

一个午间休息的短短三分钟,轰把整个房间变成了人间地狱:整个房间内铺满了一层冰,其他床位上皱巴巴的毯子四处散落在地板上、没来得及被穿上的几只鞋子,全部被冻在了一块,房门也被冰封。而另一边,轰床上的被单,床旁的窗帘,包括轰身上的幼稚园制服,已经被烧得七零八落。

绿谷被困在了这里,和他一起。

轰感觉眼底湿漉漉的,恐惧和内疚击打着他还未平复的心,他想:我现在是个坏孩子了。他想,他知道之前在他梦里的那些尖叫是怎么回事了。

“轰君!”绿谷的声音打断了轰的悲伤,绿谷瞪着他圆圆的眼睛,语气亢奋:“你的个性!”他澄澈的湖绿色眼眸里满满都是仰慕,“轰君的个性真是太厉害了!”

他看起来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快被冻了个半死以及失去了一截眉毛的事,手舞足蹈地抓着轰的手,“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能同时操控两种元素的个性!”

轰茫然地张了张嘴,疲惫和惊恐如潮水般缓缓褪去,他过了一会儿才跟上绿谷的思路:“可是,我毁了学校…”他轻声说,声音中仍带着满满的自我怀疑和不确定,“还有你的眉毛,”他试探地伸手想要触碰一下绿谷被烧焦的眉毛,伸到一半却又怕碰疼对方,缩回了指尖。

绿谷拍了拍轰的肩膀,稚嫩的脸上浮现出安抚的神情,“没事的,大家只是被你吓了一跳,老师已经把同学们都带出去了,”他眨眨眼,轰已经隐隐约约听见门外走廊上传开的大人们的喊叫声。(“快点,那孩子的能力很危险,还有一个学生跟他在一起!”)

“幸好我睡得离轰君近,立刻就抓住你了,”男孩冲着轰露出有点傻气却认真的笑容,“别担心,轰君。”

他说,眼睛里闪着光,“你以后一定能成为最棒的英雄!”


01

轰睁开眼睛。他花了一点时间适应清晨的光线,然后叹了一口气,转头去看床头的闹钟。

也许是梦的缘故,他今天比平时要晚醒半个多小时。

梦中零落的情景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再回想过了,也不打算在这个时候细细怀旧。轰在房间里淋浴过后换上校服,他出门时听见客厅传来的电视声,这种时候安德瓦一般都在事务所,很少遇见他清早呆在家的时候。

轰跟父亲的关系依旧处在冰点,他拎着书包直径走到玄关口,并不打算坐下来一起吃个其乐融融的早餐或者是打个招呼。

“轰焦冻,”是父亲先叫住了他。轰的指尖搭在门把上,没有回头。“是昨天的入学考试太难了,让你觉得通过是件了不起的事吗?”父亲威严的声音让不大的空间里充满了压迫感。

“没有。”轰忍辱负重地回答。“跟您的成就比起来,”他刻意咬重了某个字眼,“我根本蝼蚁都不算。”

片刻沉默后,安德瓦的叹息落在空气中,“我希望你清楚你的目的是什么,进雄英不过是你的起点。不要觉得你有第一天进校就能如此散漫的资本,”男人说,绕着火苗的指尖在桌面上划过,“去上学吧。”最终他命令道,尽管桌上冷透的早餐一口也没有动过。

轰打开门,他在踏出家门前回头看了一眼客厅:电视上定格的画面是满地的硝烟废墟,隐约可以看见一个绿头发的少年蜷缩着躺在地上。

时隔八年,轰焦冻没来没有想过,他竟然会和绿谷出久在雄英学院的入学考试中再次相遇。

-TBC-




#一个二设:
不知道原作里具体解释过个性的觉醒没有。我的设定是,有些单属性的个性的觉醒对孩子来说就像学会说话一样自然而然。但有些复合个性的结合就要复杂多了了。冰和火是相克属性,要同时激发、并使身体适应它们,轰的觉醒必然没有常人的觉醒那么轻松。万一两种个性相融而不是并存…或是其中一种个性的基因比较强大,轰可能就是个哑炮了??
当然,身为作者,这也是一个私心让绿谷对轰来说意义非凡的小契机。∠( ᐛ 」∠)_


#第一次写轰出,我好紧张啊…写得怎么样啊…有没有人看啊…!如果有什么想法跟我说好不好…我、我是那种不鞭策写不出东西的烂人喔!!(理直气壮

评论 ( 14 )
热度 ( 39 )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