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Black and white disease 01

作者:seeotter

分级:成人级

食用说明:

以及没看过原作完全不打紧不影响阅读!!不过推荐大家去看原作很有趣的跑团小故事!!


#《Ruby Quest》梗

剧情神展开!!!故事基础来自原作!我把它改成了两个腹肌基佬逃离疯人院的故事!!人物设定和原作差别大!!

不了解原作的请自行科普!这里给出链接(有下载):

http://mizunobaka.lofter.com/post/25cb9d_124b0e2  

#猎奇!有血腥暴力等怪诞情节!

#大量角色死亡

#美女与野兽!即视感



#虽然很多洋阿宅画了这个作品的同人,但我不确定作者是否允许这种...特色同人创作....

我真的太喜欢这个作品惹。这篇文我是去年写的,整整一年辣,改过很多遍,现在才决定再写重发...:3

 一有空我就会重新写的........

就这样!不奢望会有人看((不过我真是不知道能把它放在哪里啦...


向原作以及翻译大大致敬。

 

 


1

 

Iota睁开眼睛,只看得见一片黯陈的虚无。

 

黑暗紧紧压迫着他的胸口,这儿黑极了——Iota试图活动活动四肢,一股奇异的陌生感涌上来,随即他听见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手肘传来的钝痛提醒他他正呆在一个狭小、甚至没法抬起手臂的黑暗空间里。在他手下可及的范围内他触及到的只有平坦冰冷的地面,他僵硬地抬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棉质,有纽扣的衬衫,还算暖和。顺着衣摆,他摸索着将手探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他的指尖碰到什么冰凉坚硬的东西,像是金属块,直到Iota将口袋里的那东西整个握在掌心中(长方形,系在链子上?),他再没有在口袋里发现别的什么了。

 

Iota只能直愣愣地躺在黑暗中,瞪着脑袋上空的一团昏黑。他惘然地躺在抵着他的后脑勺以及背部的障碍物上面——他显然没有退路,这里或许是个密封空间,他不清楚自己在这儿呆了多久,但他能感到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艰涩并沉闷,大脑一片混沌。

 

“——有人吗?”

 

他试着喊了一声,从喉咙里冒出来如同焦炭般嘶哑的陌生声音几乎吓了他自己一跳。这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从他嗓子里发出来的声音——更像是一个坏掉的收音机才能发出的低频噪音。他躺了两秒,没有人回应他,于是他又喊了一声(“这里有人吗?”),然而回答他的仍然只有充斥了这个窄小空间的他的沉闷回音。

 

他迟缓地尝试着再次抬起手臂,一阵细细密密针扎般的麻意袭击了他,他伸展着手腕,然而没有伸出几英尺他的手指便触到另一个冰冷的障碍物,他张开手掌将手贴上去摸索着(一块金属板,看来他被装在一个箱子里)。他锵足了劲用力推了一下头顶的铁板,“轰”的松动声在狭小的空间里震耳欲聋,细细碎碎的铁屑纷纷掉落,落在他脸颊上,他感到嘴里漫开一阵咸涩。一缕微弱的光线从板块边缘的罅隙中透进来,他集中着眼睛的焦距,沉沉吸了一口气——艰难地——再次撞了两下上方的铁板。五六次撞击后,随着一阵破败铁片的撕裂声,他头顶的铁板终于被他掀开,空气扑面而来。这让他好受多了。

 

Iota重重地倒回盒子底部,他喘息了好一会儿才从方才的窒息感中缓缓挣脱。他从盒子里爬起来(身上穿着白条纹蓝底色、样式熟悉的衬衫),站直身子(因为体内的血液涌向四肢而踉跄一下),他打量着四周,是个不大不小的房间。房间里灯光充足,冷冰冰的人造光线顺着房间里每一条僵硬笔直的线条延伸开来,没有丝毫生气,房内放置的东西相当少,缄默地蛰伏在角落里,一切都一览无余——他没看见门,但房间北面有个被铁门帘牢牢堵住的通道。房间角落里摆放着一张白色的床,洁白的被褥整齐地铺在床上。床旁是一个小型床头柜,柜子上空空如也。Iota在房间另一头发现了一扇嵌在地板中的玻璃窗,除此之外,只有被随意摆在地上的,Iota爬出来的那个铁盒——那看起来更像是丢弃品,它的整个表面都盖着一层暗红的铁锈。

 

他寥寥检查了一遍房间——床上除了枕头被子什么也没有。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发现了一堆数量相当可观的小药瓶——有一些瓶身上一片空白(里面无一例外是无刺激性气味白色圆形的小药片,Iota没法认出这些是什么药),而一些药瓶上则写着药品名称——他能够辨认出那些“氯丙嗪”“安非他酮”“羟考酮”之类生疏绕口的医学名词,他甚至能辨别出其他不同的药物大多数作用于镇定剂或止痛剂。Iota拧开那些药瓶盖子,发现几乎所有的药无一例外都被开封使用过,并且有一段持续时间。他不确定这些药物究竟被使用在谁身上。不,他不想知道。他心烦意乱地将哗哗作响的药瓶丢了回去,重重合上了抽屉。随即他观察了那扇地板门,门下有通道也有梯子——但是隔着层厚重的玻璃,牢固性相当可靠。Iota朝玻璃门下面望去,映入视线的只有一小块铺满灰暗斑块的空荡荡的水泥地面,他敲了两下玻璃期待有什么回应。然而没有。无处不在的诡寂渗透着他的呼吸。Iota花了一些时间来理清自己混乱不堪的思路——他努力回想了一下,但对于“自己在哪里”、“为什么在这里”以及“怎么来的”这些问题都毫无印象,他想不起任何关于这个地方和自己的事情。他对现状一无所知。

 

他的手中空空如也、只有指腹薄薄的枪茧摩挲着掌心时粗糙的触感,本能促使的危机感与掌中不适的空虚感狠狠相撞,这让他的大脑叫喧着“武器!”——但他没找到任何能够暂且充当防身武器的物品。没有他的枪。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他的口袋——他将手伸进去,再次感受到那冰冷坚硬的触感。他掏出口袋里的东西——噢,项链。

 

不不,不对。挂在坠子上薄薄的铁块反射着暗沉的光,它略微破损的外表与缺口无言地倾诉着它的经历。

一块狗牌,Iota猜。

他将那块小小的牌子托在手心,沉沉的触感给他带来了一丝难以名状的心安感,他翻过那块铁牌,指腹抚过贴牌凹凸不平的正面,那儿刻着两个单词——

Iota Ward

 

这就是他的名字了,Iota想。然后Iota将坠子环绕过自己的脖颈,将狗牌挂在了脖子上。胸口沉甸甸的重量让他感觉好多了。

 

他想自己一定错过了什么关键,

 

紧接着,铁门帘卷动起来…

…噢。

 

一层海蓝的浅光缓缓覆上来,Iota瞪大了眼——他能看到自己的模样,沙金色的短发、宽松的病号服,以及因诧异睁大的湛蓝双眼,一切一切在他眼前虚幻地浮动就像是一个不真切的梦一般——间或徐徐冒起来的几个气泡在他的倒影中穿梭、然后炸开,展开在他眼前的,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深海。

 

上帝。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会被喷涌而入的汹涌海水淹没,但事实上他只是安然无恙、呆呆地瞪着眼前的景象以及自己的影子,一扇大大的玻璃将他与浑浊的海水隔了开来,他能看到远处模糊地在水波中晃动的景物(以及经过的寥寥几条鱼类),但他却触不到一滴液体。

 

看来他在水下。

 

过了好一会儿Iota才缓过神来,他按了面板上向下那个按钮但没有任何反应,之后他留意到玻璃外有一块小牌子,就立在玻璃门旁边,上面写着“017”。于是他再次尝试了用操作台打开那扇地板门(这次加上了号码)幸运的是那扇门很快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Iota收紧了拳头,没有任何犹豫,钻进了那道门,顺着沾满了尘埃的梯子向下向下直到另一个更加寂静的空间。

 

 

-TTTTTBC-


评论 ( 7 )
热度 ( 2 )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