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贱虫】七月八月记梗

上次学橘子的写了一次被吞了,脑洞太多怕忘了重新写一次…
目前只写SE(TSN)和贱虫,大部分是我确定会写的,有想接的话可以跟我商量商量嘛。


贱虫

01.等价交易
Wade在去酒吧的途中被一个年轻男孩儿跟踪,对方声称自己是恶魔并告诉他说他患了癌症只剩下半年可活,如果Wade愿意,Wade可以用这半年生命跟这只小恶魔换取一个愿望。
Wade被这只恶魔弄得烦不胜烦,最终当然没去成酒吧。失去了跟未来女票见面的机会,Wade却意外收获了一张死亡通知书以及一只烦人的野生恶魔。
但说真的,他一个无牵无挂的雇佣兵能有什么遗愿啊?
我写了:戳我

02.没想好名字
时空旅行AU
Peter跟Wade之间的争吵愈演愈烈,Peter一度感到疲惫不堪,对他们这段越来越病态的感情没有信心,而Wade干脆动不动则甩手走人,消失个大半月。
直到再次离开他的Wade飘洋越海寄来一张卡片,而Peter在赴约时意外卷进了一场时空旅行。
他在那里遇见了小时候的Wade。
在一段时间的相处后,他下定决心——无论结果如何,他一定要做点什么,让小Wade逃离Deadpool的命运。

03.互换身份梗

雇佣兵情侣档+神盾英雄贱贱x雇佣兵小虫

1.<Army of Two>

不黑!梗来自漫威爸爸,终极小虫说过自己理解死侍,因为他一度差点成为第二个死侍。

小虫失去本叔后,梅姨意外离世(对不起...) 无人引导加之为谋生计,毕业后小虫瞅上了处于灰色地带的雇佣兵,并开始黏上死侍期望对方带他上道(x

啊,我是有多迷倒追梗...

2.三次死侍参加了神盾局会议,一次他没有

神盾复仇者们注意到纽约冒出来一个蜘蛛雇佣兵,三番五次打乱他们的行动,无奈开会商讨对策。

而死侍显然对此心不在焉...

"大家有啥看法?Deadpool?”

“你们就没人发现他的屁股真的很翘嘛?!”

“......”美国队长尴尬地转过脸,心想这完全是个错误。



SE

01.<Ships In The Night>
Eduardo跟Sean从小认识,两人间懵懵懂懂的情絮刚刚萌芽却不得不分道扬镳——Eduardo要去远方念书,而Sean决定去硅谷闯荡。原本约定跟着Sean考去斯坦福(斯坦福离硅谷近)的Eduardo迫于家中压力最终去了哈佛,因此沮丧的Sean又被离别前夜俩人情迷意乱的一个吻而迷了心魄。
暗想着闯出一片天地再给Edu一个惊喜,偷偷跑去哈佛的Sean却撞见了在宿舍吻成一团的Eduardo和Mark。
Sean怒火中烧,这算什么事儿啊?
所以Sean之后完全克制不住自己表现得像个自大狂妄又出口伤人的混蛋。
揉了阿卷的梗:戳我 

(有宝贝写了竹马梗,满足幻想,我就不写了(理直气壮(x

02.<The Cure>
鳄鱼波鞋走天涯AU
梗概:戳我

03.<Running>
丧尸AU
Eduardo本以为自己与Facebook一行人的再次会面会在即将到来的审议会上,但突如其来的丧尸病毒大爆发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实话说,他曾经确实想给Sean Parker一拳来的——但看着他被某个女丧尸啃断脖子?不,他可并不享受这个。
剧情进程:Eduardo跟Winklevoss兄弟从哈佛结伴,经过Facebook时救下了身处困境、显然手无缚鸡之力的Sean Parker。没人受得了Sean的死皮赖脸,Eduardo倒也不是真想看他变成丧尸的盘中餐,于是勉强捎上Sean的一行人继续前行,寻找同伴和支援。

04.<There are stars in your eyes>
我欠的pwp。Sean显然某些时候缺乏安全感并且醋意乱飞,但Eduardo总有他的小手段安抚爱人。性爱马拉松,也许。
老掉牙的预告:戳我

05.<Just Accident>
百员庆典上面对Sean无赖的辱悔和挑衅,Eduardo没能忍住一拳打歪Sean的鼻子。两个人厮打成一团把整个大厅毁得一团糟,直到警察赶来并用手铐把俩人拷在一起带去警察局时两人还在用幼稚的语言气急败坏地互相攻击——Sean的衣襟上全是鼻血,右眼肿了起来,脸上布满划伤;而Eduardo被毁了半件衬衫,嘴角挂血,脖子上还有几个牙印。
他俩上了Facebook热门榜,而这绝对是场可怕的灾难。

(比哈特梗)

06.<About Another Story>
游泳馆AU,写给橘子的生贺但还没有改…

07.圣诞节之夜
白仔的梗:戳我

08.后窗AU
Sean在Party嗑药被警察抓包时情急中从窗台跳下去,不幸摔断了腿。他只好暂时推掉和Mark的会面,来到纽约养伤——他可爱的侄子Peter Parker会照顾他一阵子。百般聊赖的Sean开始观察对面楼的人,无意间发现一个很合他口味的好看男孩儿…
夹带贱虫,接橘子的梗:戳我

09.海盗AU
揉了橘子的两个梗:
第一个水手x枪手AU
第二个海盗船长x大幅AU

10.还没想好名字
诉讼期间Eduardo不小心把Sean从楼梯上吓得滚了下去(?)这一摔直接把Sean摔成了智障(并没有),而居无定所、没有可靠情人朋友、并且父母离异的Sean只有个海洋学家爸爸正在南极考察,无奈Eduardo只得负起责任把记忆退回十六岁的Sean接回家住。
他不得不面对年幼的Sean对现在很是好奇的满脑子奇怪问题:“直说吧,你是我长大后的男朋友还是未婚夫?”以及一些更为严肃的问题。

11.没想名字
失明梗
诉讼事件已经过去了几年。Sean决定改过自新,参加了一个戒毒互助会,却在那里意外碰见了Eduardo。他震惊又困惑,踟蹰着上前去跟Eduardo打招呼——毕竟他并不想让Eduardo知道他在戒毒。Sean这才发现Eduardo似乎失明了,他没有认出Sean来。Sean在不可置信的震惊中半是试探半是侥幸地问Eduardo知不知道他是谁,却被认成了失明互助会的志愿者。
后来Sean最后悔的事就是他竟然顺水推舟地默许了Eduardo把他当作一个并不存在的志愿者Sean。坚韧不拔的Eduardo显然已经适应了新的生活,他的柔软与坚强,他的包容与风趣,无一不吸引着Sean。而Eduardo亦然——
他们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开始约会了。

12.没想名字
ABO
诉讼后几年。Sean和Eduardo一夜情后分道扬镳,种种原因导致他以为Eduardo几年后带回来的孩子是Mark的。夹带贱虫。
梗概:戳我
我完善了一下这个脑洞,之后补上

评论 ( 9 )
热度 ( 23 )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