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SE】所属之地

By. seeotter

#<三傻大闹宝莱坞>梗...也许
#本章ME戏份,没SE啥事

谢谢天使阿兔仔帮我顺文讨论!还有亲爱的维宝@信者無泣 不辞辛苦给我beta修改!!手机圈不出来别在意,意思意思就行(x) 爱你!你就是我的灯塔我的光!


正文

当时他们的官司已步入尾声,可毫无预兆地,Eduardo开始缺席庭审会现场。这令诉讼几乎进行不下去,Mark在审议会上不分青红皂白、尖酸刻薄地反击Eduardo一方律师的所有发言,并拒绝在当事人Eduardo不在场的情况下回答任何问题。


“没有一场官司应该在原告不在场的情况下进行。”Mark的律师如是说。


“对不起,”Gretchen直视Sy不满的眼神,她甚至没有看Mark一眼,“Mr.Saverin暂时生病了。不过我认为既然大家已经谈得差不多,如果你们不介意,那么再最后确认一遍这些合同吧。”Gretchen推过去一个文件夹,“Mr.Saverin会来签字的。”


回应她的是Mark一言不发地起身、将椅子撞歪发出的刺耳声响。Mark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荒谬。”他嘶嘶地说,无处宣泄的愤怒在他瘦弱的身体里冲撞,化为尖锐而急促的话语脱口而出,“你以为这是在扮家家?你们把我当什么了?”而后他丢下一整屋人愤然离去。


一脸无奈的律师们面面相觑,只好将这次庭审会的时间推迟几天。


但过了两天,三天,甚至更多,Eduardo都没有踪影——直至一星期后他的身影才再次出现在Facebook总部。


他仍然身着西服,但却面露疲惫,额发不同以往,只是简单地往后抹了抹,看起来无精打采。Sean正是在电梯门口碰上他的,Eduardo心不在焉地往外走,在几乎撞上站在门口等电梯的Sean时猛然停住了脚步,眼中显露出迷茫的神色,好像梦游的人惊醒后一时不知道自己在哪似的。Sean好笑地看着他,好整以暇地欣赏着Eduardo一副睡梦中被冷水浇醒的小狗样。


“怎么啦,小奶猫。”Sean恶意地开他的玩笑,“你看起来不太好,来之前忘记吃妈妈准备的早餐了?”


Eduardo回过神来,却出人意料地没有生气,只是默默地看了Sean一眼,一言不发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Sean反倒被他看得心虚起来,心中暗悔自己不该一见面就语出不善——Eduardo什么也没做,尤其他看起来挺糟糕的...何况他还欠Eduardo一束道歉的花呢。Sean后悔起来——尽管Eduardo一脸懵样看起来真的让人想要欺负他——然而等他想要叫住Eduardo时,对方已经走远了。


Eduardo在庭审会上一个字也没有多说,对Mark一方提出的赔偿全盘接受,没有任何纠纷,只在必要时简明地回答问题或者干脆只是点头。Mark更是一点配合的意思也没有,不时挪开视线冷哼。室内温度几乎降到了绝对零度。


等到这场地狱般的庭审会总算结束时,双方律师都长长舒了一口气瘫倒在转椅上,耶稣在上,终他妈的于。


草草签完私下调和协议书和保密协议后的Eduardo冲Mark点点头,在Mark锐利的视线下率先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Mark当然发现了Eduardo不对劲。


他在卫生间外的走廊拦住了Eduardo,打算一探究竟。Eduardo似乎刚洗了把脸,未干的水珠将他的衣襟浸湿,两鬓也湿漉漉地贴在耳旁,Mark眼尖地发现Eduardo两眼充血,眼袋浮肿,他看起来几乎...狼狈。Mark见过愤怒的Wardo,见过困倦的Wardo,却从未见过这样的Wardo。


“Wardo,”Mark抿着嘴唇,“你回巴西干什么?”


Eduardo的神情从莫名其妙渐渐褪变为疲惫不堪,他低着头:“你不该调查我。”


“你没有来参加庭审会。”


“我有事…”Eduardo深吸一口气,“听着Mark,我们俩已经没关系了,我们的生活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了,”他好像很费劲似的解释着,“你懂吗?”


Mark默不作声,固执地盯着Eduardo。他当然不懂。美国只有这么大,Eduardo仍然是Facebook的股东之一,他们不可能任何关系都没有。他几乎要怨恨Eduardo的多愁善感了。


但最后,Mark只是小声地说,“你病了?”


“对。”Eduardo承认道,“Mark,我累了。”他看起来很真诚,“而我待在这里只感觉更加难受。”


Mark咬住了下唇,沉默着让开了路。


Eduardo与他擦肩而过,走出后又回过身来,“Mark,别再联系我,”他的语气中没有愤怒和伤感,只是轻描淡写地重复道,“不要试图联系我或是查找我的行踪,你找不到,就算找到我也不会回复的。”


Mark再次感受到那种心碎——当Erica将酒泼到他脸上骂他混蛋时,当别的女孩在课堂上传给他写着“U DICK”的纸条时,当Eduardo砸了他的电脑落寞而愤怒地离开时——


他没有回答,重重地甩上了卫生间的门,默许自己从这个他从不曾理解的世界中逃离几分钟。


当然,如果Sean没有一脸傻样的站在洗手池边上甩着手上的水的话。“真巧,”Sean举起手以示无辜,“我啥也没听到。”


“出去。”而Mark只能从喉咙里挤出这个词。






Sean记不清了,大概是那之后几个星期,他在又一个美妙的放纵之夜后心情大好并精神抖擞地一清早跑来Facebook上班——名义上的。


天只蒙蒙亮,公司里没什么人,他乘着电梯来到顶楼,跟初次见世面的实习生似的东瞅西看,却在总裁办公室外看见Mark脸埋在双臂间趴在桌子上睡得正沉。Sean敲了敲玻璃门,不见对方回应,便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Mark面前的电脑处在暗屏状态,屏幕发烫得隔着空气Sean都能感受到热量。看来Mark睡着没多久。


Sean鬼使神差地伸手动了动鼠标,屏幕上立即出现了邮箱界面,那是Mark收到的最近一封邮件。


From. eduardosaverin@solar3000.de

Wardo

Re.回复                已阅


FUCK OFF




2/9/04:31




两个蠢货。


Sean直想叹气,不知怎的,他又记起自己还欠着Eduardo一束花了。


他打算给Chris打个电话,顺便让他也给自己带份早餐。


Sean当然不知道这是接下来大半年以来自己最后一次听见来自Eduardo的消息——只是那时的他也并不真的在乎罢了。


-FIN-


暂时写到这。
热血上头本想写个SE三傻大闹宝莱坞梗,后来发现这个梗太放飞了…写完第一章想就此打住,又发现自己写成了ME...
打ME的Tag纠结了很久,如果继续写的话可能夹ME情感戏,如果停在这了那就是篇ME...所以我还是打了 -。-

顺便,不明情况的维仔说喜欢这篇的SC…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想想还有点萌呢(*/ω\*)

—————

抱歉,这篇实在毫无头绪,不会再更新了,就停在这吧…

评论 ( 2 )
热度 ( 60 )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