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HW】Would you dance with me? (旧文搬运,短完)

作者:seeotter
原作:BBC Sherlock
配对:HW【或许是WHW无差
分级:G
梗概:Sherlock为了一个案子而不得不(?)教John跳舞。
食用警告:
#这只是我延续至今对S302的怨念……
#以及这是本篇中出现的圆舞曲的试听地址,搭配食用效果更佳!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674556087&uk=1412616845
弃权声明:我谁也不拥有,他们当然只属于彼此。

正文:

「什么?」
John瞪着眼前茶几上摆在一堆乱七八糟杂物之间不起眼的、黑乎乎的盒子(茶几上——事实上也包括地板上——到处丢满了Sherlock喝了一半的咖啡杯Sherlock皱皱巴巴的衬衫睡衣Sherlock乱写乱画的乐谱Sherlock撕开用完的尼古丁贴片,噢至少还有枪和笔记本是John的,尽管也离“Sherlock’s”不远了)。

「唔?」Sherlock好整以暇地陷在沙发里头,十指合拢支在下巴下,「你甚至知道太阳围着地球转,我以为你聪明得至少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我当然认识这是什么东西!」John转过头改瞪着Sherlock,「首先你能别像个十二岁小孩似的记仇好吗?多久之前的事了!其次,」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是地球围着太阳转。」

侦探瘪了瘪嘴刚想开口,被眼明嘴快的医生合时合宜地抢先了(John几乎能听到Sherlock喉咙里一整队蓄势待发的反驳在向他宣战)「好吧,嗯,没错,我知道,」他耸耸肩,指了指茶几上几乎埋进垃圾堆的那玩意儿,「这是个留声机。」

「观察得真仔细。」侦探迅速地回嘴。

「所以呢?」医生很明智地直接无视侦探的讥讽,「你摆个留声机在这干啥?你在做什么关于留声机和CD机放出的音乐分别对人体腐烂速率有什么影响的实验是吧?总不会是哪种机子放出来的声音能让小白鼠更快活吧?呃,总不可能,这玩意儿一播声音就会爆炸?」前军医好像认真了似的还严肃地挺了挺脊背,警惕地瞪了眼那留声机又回过头继续瞪着Sherlock,「所以你叫我坐在这干啥?先声明我绝不会愿意充当什么你那些实验的观察对象!」

侦探的表情似乎崩了崩,「当然不!」他有点郁闷地嘟嚷,「你那可笑的小脑瓜里都装了什么东西。它只是个普通的留声机。」

「那真是太好啦。」John摊摊手,「那么你打算拿一个普通的破旧留声机和一个普通的退伍老军医干什么呢?」

「噢是的,」闻言Sherlock没一会儿又恢复了神采奕奕,「里面有首曲子,为我们的舞蹈而准备的。」

「噢。」医生若有所思地点头。

「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

「等等,啥?!」反应过来的他几乎是惊恐地看着Sherlock,「你刚说什么?」

「你听清楚了。」Sherlock不耐烦地皱皱鼻子。

「不——你——跳舞?我们两个?」John语无伦次地指指他又指指自己。

「我的医生,我们已经浪费够久时间了。」Sherlock缓慢地、微妙地叹了口气(John清楚地知道这句Sherlock语的意思是“你简直蠢到我懒得跟你说话”),「显而易见,跳舞,你,和我,没有其他更美妙的选项真是抱歉。还有什么问题?」

「——」医生被噎得不轻,「介意屈尊解释下原因吗?」

「噢……」侦探翻翻白眼,「案子,当然是因为案子!两天后我们得在嫌疑人出席的舞会上蹲点,整整三个小时,我们总不能发呆到舞会结束或者就坐在那嗑瓜子聊天吧?」侦探顿了顿,「尽管你看起来的确像是做那事的样子。」看了看前军医的表情又加上一句,「参加那个舞会却不跳舞太招人注目,会有人上来搭讪。」

「转移话题也没用,我还没聋呢我听得见!」

「好吧,」于是侦探毫不在意地耸耸肩,随即他站了起来往前进了两步,(John的视线随着他而不得不辛苦地仰起脑袋,噢他真是该死的高)酥黄色的阳光从落地窗外斜斜地透进来,从背后将他笼罩,他的卷发边缘被染上温和的橙色,些许日光跃上了他白皙的脸颊与脖颈,捋平了他脸部轮廓锐利的线条,连带着他平日里总是高傲疏离的表情也化得无比柔和,那些温暖的光看起来似乎是从他周身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而John整个儿都被包裹在Sherlock背着光造成的一笼阴影之下,傻乎乎地微张着嘴仰着脑袋望着Sherlock,几乎无法挪开视线——此刻的他就像唯一能够带来光的——

救赎者。

噢上帝,John没法思考自己怎么会用上这么一个词,但没等他的「Funny little brain」恢复运作,Sherlock在他面前俯下身来(他离他该死的近,他甚至能看见跳跃晃动在他睫毛上的微小阳光),暖洋洋的日光越过他的头顶、从他的卷发飞跃到John的脸上,然后他缓缓将一只手背到身后,另一只手伸到他眼前,「Would you like to dance with me?」

「God,」John失神地嗫嚅,脸上的表情几近惘然,本能驱使着他的动作,「Yes。」

于是他伸出手,穿过那截阳光握住了他的。

Sherlock果断粗鲁地伸出长手一股脑把茶几上所有杂七八糟的鬼玩意儿全部扫到了地上(John的心脏抖了两抖,他听见了马克杯沉闷的撞击声)「喔得了吧,反正事后也得是我收拾。」他郁闷地小声抱怨。

「别想着你的马克杯了John,超市打折送的——为此你还跟自动收款机吵了一架——我觉得我们早该换一个了。」Sherlock将留声机摆在终于腾出了位置的茶几上,捣鼓了两下。

「这些丢脸的陈年旧事你还得记多久!」John羞恼地。

留声机开始转动,Sherlock大功告成,直起身子转向他的医生翘了翘嘴角,他伸手将John抓到自己跟前,一手搂住John的腰将他更近地拉向自己,另一只手握住了John的左手,他微微俯下身靠近John的耳边,「抱着我,扣住我的手,跟上我的节拍就可以。」

前军医有些僵硬地伸出右手搭在他的同居人的腰上(“不敢相信我竟然答应了,我一定是被催眠了”——况且他才发觉他的室友甚至还套着睡衣!而他则穿着傻不拉几的套头毛衫——他们看起来绝对蠢毙了)。

然后,钢琴声从留声机里流淌出来。

几个循循渐进的和音后,滑出一小串连续的音节,而后的寂静中只是间或响起几个沉寂的音符,前奏徐徐前进。Sherlock只是将脑袋埋在他的颈间不说话,但John觉得他也许是在酝酿感情。John稳了稳呼吸,情绪也在前奏中渐渐平稳下来。将近二十秒并不长的前奏过后,Sherlock牵着他动了起来。几乎是同时,房间里响起了——小提琴的声音。

婉转而又透着难以名状的悲恸,小提琴的每个转音都饱含着一种无迹可寻的神秘与悲凉,与钢琴演奏的和声交错交织着。John从没听过这首曲子,他也并不懂欣赏古典乐(对于小提琴,唯一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他室友无聊或者烦躁时半夜在楼下锯小提琴的声响能给他握着枪就冲下去爆了室友的头的勇气——当然,如果Sherlock愿意好好拉曲子的话John还是很享受的,可Sherlock很少在除了圣诞节以外的时候认真拉小提琴给他听),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调子——该死的好听。

「迈左脚,我退你进,」他从不知道Sherlock的嗓音原来可以如此缱绻,低低地在他耳边引导着他,「左,右,左……」

乐曲开始的节奏很慢,John能够勉强地动作笨拙的跟上Sherlock,在Sherlock从容优雅的舞步下(尽管不想承认,但这样的Sherlock看起来简直Fucking Great)John被衬托的就像个短手短脚的泰迪熊。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小提琴悠扬绵长的音色,夹杂着Sherlock差不多是贴着他的耳廓轻声吐出的词语,低沉磁性的男中音在他的听小骨上打着转几乎令他战栗,音符宛若融化在空气中,化成无数氧分子游弋在他们之间,伴随着他们的动作而晃动、打着气漩,随着他们的呼吸进入了他们的身体、顺着他们的血管流向四肢百骸——John能感到它们抵达了他胸腔深处,有什么逐渐膨胀——就连心脏也随之鼓动。

小提琴的旋律渐渐变得温柔,像是亲昵的耳语,情人间的倾诉。Sherlock也停止了「左右左」的语音指导——John已能跟上他的步子——他稳稳地搂紧他的医生,用毋需置疑的力道不疾不徐地引导着他,John只需跟着这个男人的步伐,什么都不用担心。他可以将一切都交予这个男人,他一生的挚友。他只需仅仅追随着他,为他付出一切。

上帝啊。

John真诚地叹息,那些深深地、从胸膛里漫溢的情感在他血液里翻滚。然后他微微抬头望着Sherlock被渲染成柔和线条的下颌,「这是什么曲子?」

「蒙提柴尔达斯圆舞曲。(*1)」咨询侦探低低回答,拉着John在落地窗前绕了一个圈,他抿抿唇,视线飘忽了一下,「…你喜欢?」

「我猜,」John跟上他转圈时慢下的一拍,「或许是的。」

「喔。那可真好。嗯…你知道…」侦探难得地磕巴着词措,似乎在说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我可以,我是说,如果你喜欢…」

「恩?」John眨了眨眼睛。

「你知道,我可以…唔,拉给你听。」

诧异只在John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他裂开一个温和的Watson式笑容,「我会一直期待。我还以为你不怎么拉曲子。」

Sherlock不动声色地挪开了视线,「我以为你对这些不感兴趣。」

「难道在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说过我对半夜的锯木头进行曲感兴趣这种话吗?」

「你才是记仇的那个。」侦探不满的嘀咕。

「得了吧,你前天才干过这事。」医生不客气地揭穿室友的恶行。

两人十指相扣从客厅旋到了餐厅,他们之间默契得似乎从未有过任何隔阂。舞曲进行到一个绵绵的尾音后带来一个微小的停顿,Sherlock突然扣紧了他与John相握的手,将John紧紧禁锢在他轻轻俯下身笼成的一片狭小空间中,形成一个蓄势待发的姿势——

John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迷惘地眨着眼睛抬头看着Sherlock,喉咙深处冒出一声疑惑的咕噜声。

咨询侦探露出一个紧巴巴的笑容,伴随着下一秒从留声机里飞扬出来的音乐声突然牵着他飞旋起来。

「!?」前军医惊慌失措地瞪大眼睛被室友拉起手臂飞快地转了几个圈,舞曲的节奏突然转快,小提琴快速跳跃着的音符仿若地狱般蛊惑人心,整首曲子的氛围变得华丽激情。

John根本跟不上Sherlock的节奏,前军医被咨询侦探的长手长脚拉扯得跌跌撞撞,他无所适从地在Sherlock的手臂下磕磕绊绊踩着步子,大声抗议着「喂!Sherlock我跟不上!这不公平!」

Sherlock置若罔闻,只是低低地笑,看起来像极了扯着熊娃娃跳舞的调皮大男孩。

John敌不过Sherlock的身高优势,于是恼羞成怒地一脚踩在对方的睡袍角上——好吧,也许算不上故意的,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步子。

侦探被猝不及防地绊倒(当然没忘记拽着John一块儿),两个人统统啪啦啪啦地滚到了地板上。

「John!把你的脑袋从我下巴上挪开!」侦探推着医生整个儿摔在他身上的身体,「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你绝对是重了五磅七!」

然后从他的胸口上传来John断断续续的喘气声和咯咯笑起来的声响,「五磅!」然后对方支起身子按着他的手臂,「你得意啥呢!你可打不过我!」

侦探虚起眼盯了他两秒,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爪子掐在医生的腰上。医生惊呼一声触电般弹开身子,侦探趁机翻了个身抓着医生的手臂将他的上半身扯下来,长长的手臂箍着对方。

「你作弊!」John气喘吁吁地挥着手企图挣脱Sherlock,「嘿我可是个军人,别逼我揍你!」

「你不会!」侦探大笑起来,翻过身压住John得意洋洋地扬起眉毛,但他没能得意上三秒钟,John出其不意地猛的抬起手肘,脚下给Sherlock狠狠扫了一下,趁他没反应过来便张牙舞爪地反扑了Sherlock呲牙咧嘴地将手伸进侦探的睡衣领口里胡乱挠着,「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别人掐我腰了!」

「你是怕,」Sherlock不知是被挠得痒还是因为John怕痒这个事实让他几乎憋不住笑,肩膀伴随着断断续续从嘴里泄出来的笑声一抖一抖,边躺在地板上挪动着身体躲避John到处乱钻、暖乎乎的肉爪子,边趁着John不注意再次伸出长手又往对方腰上掐了一把。

「Sherlock我他妈要杀了你!」

两个人在激昂的乐曲中笑骂着扭打成一团,从餐厅又滚回了客厅,最后耗尽了力气的两人肩并肩七横八竖地躺在落地窗前。John一向柔顺的亚麻色短发不听话地翘起几缕,让他铺上了一层温暖的浅光的脸廓看起来更加柔和无害,脸上带着运动后微微的潮红。而Sherlock看起来更狼狈,一头优雅的黑卷发此刻翘得乱七八糟,卷发尖儿交错着,睡衣领口也被扯得松松垮垮,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
两个人喘着粗气瞪着窗户,又侧过头望着对方(房间里激昂的乐章已然步向尾声,绵长优雅的小提琴声奏着徐徐柔和的音调),随即两人心照不宣地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变成爽朗的笑,疯狂大笑,甚至身体伴随着灵魂都随之颤抖——

Sherlock渐渐停下笑声,玻璃般剔透的铅灰虹膜染上一点点暮色,直直望着John,视线从他湛蓝的眼睛到脸颊。

「John。」他在温柔沉寂的小提琴声中低声唤着他的医生。

「嗯?」

「John。」

「嗯?」

「John。」

「…我想揍你了。」

侦探又笑了两声,然后他有些羞赧地抿出一个笨拙的微笑,「John,我…」

「嗯?」

「…John。」

John嘀咕了句「你今年十二岁么」。

「John?」

「……嗯。嗯。嗯。得了我在这儿呢别叫了Sherlock。」

Sherlock的笑容更大了(John觉得今天一定是个不寻常的日子,他的高功能反社会室友竟然像个十二岁男孩似的蠢兮兮地对着他这么羞涩地笑了半天)。

「完了,我们应该拉上窗帘的。」John想起了什么。

「Emm?」

「你搂着我跳舞,而我把你扑到地上扯你的衣服。」John用手背盖住脸无奈地呻吟,「People might talk!」

「They do little else.」侦探突然从地板上一股脑爬了起来,一只手伸给Jhon,「想把最后一段跳完吗?」

「随时待命。」John拉住Sherlock伸给他的手,扬起眉毛,「不过得先拉上窗帘。」

乐章又重新推向一个新的高潮,Sherlock刚将手搭上John的腰(John还条件反射地避了一下「不许笑Sherlock!」),另一只手越过John正要去扯窗帘——玄关突然传来打门的吱呀声。

两人同时转过头望向门口。

(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脸颊潮红,动作暧昧——以及暮色笼罩的客厅,和优雅的小提琴曲)

「Oh,oh、oh——」Hundson太太惊喜地拼命眨着眼睛,桀桀地笑着,「I'm sorry boys,you can…Don't care me,you know.」Hundson就如她突然闯进来一般迅速地退了出去,甚至在体贴地把门合拢前还朝Sherlock了然地眨眨眼睛(而Sherlock还回了她一句见鬼的「没关系」以及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John呆呆地望了望门,再转头望了望Sherlock。

Sherlock拉着嘴角故作遗憾地朝John摇了摇脑袋。

「我能揍你吗,Sherlock…」

「…Sherlock?」

「Sherlock?」

「Emm?」Sherlock回过神来,John正困惑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喔,喔没什么。」Sherlock晃了两下脑袋,大脑开始重新运作,他朝John抿出一个笑容,「没什么,我很好。」

「…好吧,真难得看见你发呆,」John耸耸肩,「可以开始了吗?」

「嗯?」Sherlock愣了半秒,随即他反应过来,「喔,当然。」他将小提琴架在肩膀上,执起琴弓,摆好了姿势。
他感受到John的视线,目光便从琴弦上移到John身上,他鼓励性地朝John笑了笑——也许有点不自然,但那些倨傲刻薄的神情已不出现在他脸上很久了。

果然,John看见他的笑便放心地回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与他记忆中那些温暖的笑容别无差异。也许。

「John,」他甚至开口低声地催促他,「去吧,你能做得很好。」

「好吧,嗯咳,」John转过身,面向着向他迎来的人,下意识的舔了舔唇,「Emm,just…would you like to dance with me?」

「Oh,」对方有些惊喜地眨眨眼,「Of course yes.」

于是John笑起来,伸出手搂住了Mary。

与此同时Sherlock右臂一引,琴声从他手中便从他手中徐徐泻出。

他的视线只是死死盯在眼前的乐谱上——上帝啊,他早就不需要看这些谱子了,他几乎是刻骨铭心地写完了这首曲子。他一点儿也不想看着缓缓起舞的两人,可那副场景就像毒品一样蛊惑着他,不停地与他脑海深处不受控制涌出的、宛若烙骨的那些画面不断重合交错。他和John,他和John,他和John。Mary和John。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何时拉完了那首曲子,房间里所有人热烈兴奋地鼓掌,尖叫,口哨声混成一片,他什么也听不清。后来他念完新郎致辞,他向在场的每个人发誓他将会永远守护他——他们。他甚至该死地没管住自己的嘴多说了一些。他有那么一瞬间恨透了自己的才能,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他一点也不想成为第一个知道的人!

但他用不上三秒就能恢复“正常”,他总是最好的演员。他对他们说「抱歉一不小心就多做了一个推理」

他安抚他们「别慌,都不许慌」

「你们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

他还跟他们开玩笑,他看着John无奈地摇头笑着,伸手拍着他和Mary的肩膀,他脸上有那么一瞬浮现出惘然,却也只是转瞬即逝。直到他脸上的笑意逐渐褪去,只是不知所措地牵动着嘴角,他于是摊摊手,「Dance.」

「都去跳舞吧,别这么傻站着,大家会想我们在说什么。」

「是啊。」John点点头。

「你呢?」Mary还没从刚才的消息中缓过神来,有些哽咽地握了握他的手臂。

「我们不能一起跳啊,」John勾起嘴角,好笑般摇摇脑袋,「不是什么都能一起做。」

Sherlock的视线晃了晃,「是啊,是啊没错。」

「…那走吧,我们去跳舞。」Mary就挽住John的手臂。John皱皱脸,「这不是华尔兹吧?」

「不是…」

「别担心Mary,」Sherlock抿抿唇,几乎是控制不住的脱口而出(刚出口就后悔了,他难道还想暗示什么吗?),「我教过他。」(他被注意了吗他的语气生硬吗表情不自然吗这么说会奇怪吗不会被怀疑吧John还记得吗他知道是哪首曲子哪一天跳的吗他那天穿着格子衬衫吗是的他穿着他们跳过十五支半的舞John学得不快但他很开心如此他会搂紧John引导JohnJohn会把自己完全交给他正如每次在犯罪现场一样John从不怀疑他John信任他John需要他John甚至离不开他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John)

「是的,在贝克街,窗帘都拉上了,」John向着Mary努努嘴,「有次被Hundson太太撞见,结果就谣言四起了。」

Mary望了望Sherlock小声地笑起来。Sherlock很快反应过来回以一个腼腆的笑。然后他看着John搂着Mary离开去跳舞(John将脑袋埋进Mary的颈间轻轻吻着。Sherlock朝着Mary望向他的视线微笑着点点头,直到他们两人的身影融入人群,Sherlock才眨了两下眼回过神来)。

他脸上的笑容再次渐渐僵硬,(没有人注意。很好。)他无所适从地环顾着四周。每个人都疯狂地舞蹈,脸上挂着灿烂的大笑,与他们各自的搭伴。他一个人站在舞池中间发了一会儿的呆,人们在他身旁相拥亲吻,他左右看了两圈(微微敛着唇角以至于让自己看起来自然点),可没有人理他,于是他一个人走开了。

他走上台阶(他为John和Mary拉小提琴以及致辞的地方),拈起小提琴谱架上的乐谱,标题处是他手写的
「Waltz
for Mary & John
by Sherlock Holmes.」

他折起薄薄的五线谱装进信封中,指尖划过乐谱上John的名字时停顿了一秒。最后将信封放在谱架上,他走下台阶穿过人群。

胸腔深处那股难以名状的剧烈情感拍击着他的心脏,此刻如夜幕降临的海水般逐渐退潮,那些咸涩的液体仿若正缓缓抚过他的四肢百骸。除此之外,Sherlock好极了。而这也不算什么,对Holmes来说什么也不算,完全可以忽略。他不在乎,Sherlock不在乎。

他拿过自己的大衣旋开房间大门(仍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的离场。好极了,也许),他轻轻合上门,音乐声在他身后渐行渐远。

他如往常每一次一样娴熟地穿上自己的长大衣(恢复了面无表情,这让他好受多了,不得不说),竖起的衣领遮住了他的下颌,他将双手插进口袋里大步前进(或者离开),直至他的身影整个融入了夜色,而他也再听不到任何从身后那栋房子里传出来的声响。

台阶上的谱架摆着一个信封,封面上只有简短的三个单词。

「Dr and Mrs.Watson」

再也没有Sherlock Holmes。

FIN.

*1:蒙提柴尔达斯圆舞曲,是在蓝大的独自沉迷里推荐的曲目中听到的,个人非常喜欢这首曲子。此外除了这首曲子(大概和蓝大撞了几个形容词),还有打闹的情节蓝大好像也…写过…对此我为我贫乏的脑细胞感到抱歉,向蓝大的经典之作致敬。我绝无抄袭之意。

后记:
嘤嘤终于码完了!这破玩意儿写了两天!我的作业还一个字没动!!
其实我看第三季的时候(尤其是第二集)就强烈地觉得阿福的气场不对了,整个的完全弱了不止一倍啊(如果Sherlock的气场弱体现在待人愈加友好亲切的话),我个人觉得是阿福害怕失去花生,他从一个牛逼轰轰的高功能反社会变成了一个脆弱(呸)的高功能反社会。个人理解而已……OOC了的话求别揍
最后文笔狗血脑残啥的请见谅!纪念我的第一篇完整HW同人文(与此同时也是我近两年来第一篇完整的文章…)想趁着这两天假拼老命多写点段子的嘤嘤
感谢各位观看、欢迎给出意见!这里是HW一生滚不出去的茶 X D
2014/5/7

————————————————————

写这篇的时候lof还不热门呢,我只发在贴吧和晋江了。昨天整理文档发现的,还挺感慨。我写HW受了苍饭饭很大影响,还记得就是因为苍太太才来lof的
现在把HW放上来算我对神夏3的执念吧,神夏真的改变了我很多。另外,我对第三季依旧耿耿于怀 눈_눈
第四季杀青了,那我也在神夏圈诈个尸哼 눈_눈

另外就是文笔的问题,想不到啊两年前我还是满怀少女心写粉红泡泡的迷妹…那时候还是略显幼稚矫情,喜欢投机取巧的小萌梗,文笔比较细腻美好。
现在就是个根本写不出萌梗只会简单粗暴记流水账满脑子就不要怂就是干并且毫无场景渲染和文采可言的糙汉。给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文章就是这样,写得越多不一定写得越好
但不去写一定会越来越糟糕

评论 ( 11 )
热度 ( 18 )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