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BSS】睡前故事

By.seeotter


#小布莱克

#改梗


正文:


“睡吧,布莱克。”西弗勒斯拿起床头柜上的空牛奶杯,另一手挥起魔杖准备熄灯。


但布莱克再次打断了他。天杀的,布莱克,他就知道,布莱克永远不能让他安生。他从两个小时之前就开始哄布莱克睡觉了。他这辈子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有哄布莱克睡觉的一天。如果在此之前有谁对西弗勒斯说:布莱克会在某一天闯进你的地窖,霸占你的床铺,还要你给他熬睡前牛奶。他大概会劝那个人去圣芒戈检查一下脑神经。但事实就是如此,布莱克正躺在本该属于他的温暖可爱的被窝里,理直气壮地支使他去熬牛奶,还眨巴着他那对该死地大的狗眼睛看他。


有时西弗勒斯真的恨邓布利多。比如现在。


“什么事?”西弗勒斯意识到自己沉默的时间过于久了,于是他暂且把生闷气放到一边,蹙眉问道,尽可能让自己显得不耐烦。


显然某个格兰芬多并没察觉到西弗勒斯努力传达的这个讯息。因为他从被子底下露出的小手紧紧攥住布料的边缘,小心翼翼地问道,“西弗勒斯,你能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吗?”在看到西弗勒斯震惊的表情后,迅速纠正道,“斯内普先生。”然后添上,“拜托了。”


“我……”西弗勒斯竟然说不出话来了。这一刻应该被载入史册,西弗勒斯·斯内普被西里斯·布莱克吓得说不出话来。如果被那个真正的布莱克知道了,他肯定很骄傲:我在我五岁的时候就把鼻涕精耍得团团转。西弗勒斯讽刺地想。


“我不会讲故事。”最后他干巴巴地回答。


“你会!”布莱克突然拔高了声音急冲冲地喊道,好像西弗勒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似的,“每个人都会讲故事。茉莉每晚都给我讲故事,否则我睡不着,一整晚都会醒着。”他撒谎了,茉莉从不给他讲睡前故事,也许给他弟弟讲,但不是他。不过那个老校长说了西弗勒斯得照顾他——在他回自己家之前——那为什么不能给他讲个故事呢?他从来没听过睡前故事!反正他以后和西弗勒斯碰不上了,他也不怕在他面前丢脸。


这简直就是噩梦。西弗勒斯想,如果布莱克不睡着,这个噩梦就永远不会结束。他猛地一挥魔杖,西里斯还以为他要打他,下意识地惊呼一声,闭上眼缩了缩脖子,等他睁开眼一看,西弗勒斯不知从哪召来了一张木椅子,已经坐在他床边,面色阴沉地看着他。


“听好了,布莱克,”西弗勒斯缓慢地说,让自己每一个发音都清晰而具有威慑力,“我只讲一个故事。而如果这之后你还不睡,我就把你从你对面的那扇窗户丢出去。我不开玩笑。”


西里斯兴高采烈,完全忽略了西弗勒斯的威胁,“好。”男孩得意地想,这个男人完全只是看起来可怕而已,根本吓不了他。


“那好……”西弗勒斯默默地叹气,“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个僵尸,”


“僵尸是什么?”西里斯打断他。


西弗勒斯忘了,西里斯是纯血巫师家族的少爷,从没听过这些麻瓜传说。于是他耐着性子解释,“就是受到诅咒或者某种病毒感染的人死后的尸体复活,变成一种靠吃人类大脑维持第二次生命的怪物。”


“Wow...”西里斯使劲眨着他清澈的灰眼睛。西弗勒斯希望他被吓到了,哪怕一点也好。但他竟然说,“酷!你从哪知道这些的?”


“在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别人告诉我的。”事实上,那时候西弗勒斯比他大上好几岁,还被这些愚蠢的麻瓜传说吓得够呛。不过这些最好永远别让布莱克知道。“总之,这不重要。你到底还要不要听故事了?”


西里斯点头如捣蒜,乖乖地看着西弗勒斯。西弗勒斯得不停暗示自己“这男孩跟自己认识的那个布莱克不是同一个人”才能适应这种目光。


他语气平板地继续讲道,“好,我们继续。一个僵尸,有一天,这个僵尸突然想吃巫师口味的大脑,于是他来到霍格沃茨大脑专卖店,”西里斯咯咯地笑起来,即便西弗勒斯朝他投去严厉的一瞥也无济于事,“——店员接待了他,并问道,我们有斯莱特林、拉文克劳、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四个口味的大脑,请问您要哪一种?僵尸先生想了想,问店员斯莱特林的大脑多少钱,店员说六加隆一个。”西里斯这会儿傻笑出声了,西弗勒斯决定不去理他,“僵尸先生又问,那格兰芬多的大脑呢?店员回答,四十加隆一个。僵尸先生震惊而不解地喊道,为什么格兰芬多的大脑这么贵?于是店员忿忿不平地抱怨,'你不知道,我们得敲开多少个格兰芬多的脑袋才能找到一点脑子!'”*1


西弗勒斯对自己的故事很满意,并假惺惺地笑了两声。


“嘿!”西里斯抗议,尽管他还是笑了,“你在诋毁格兰芬多?”


“我在阐述事实。”


“斯莱特林很有脑子吗?”西里斯撅起嘴巴,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困惑和倔强,“我全家都是斯莱特林…我以后大概也是个斯莱特林吧。但我更喜欢格兰芬多!”他挥了挥拳头,“我读了一些格兰芬多的故事,偷偷买的,它们真的很棒。我希望我能去格兰芬多,真的,不骗你。”


——我知道。西弗勒斯几乎脱口而出,但他忍了下来。他想说“你会如愿以偿的,小少爷。”,但最终出口的却是:“我是个斯莱特林。”


“……噢。”西里斯半张着嘴,好像没想到会是这样似的。霍格沃茨一共才几个学院,他以为西弗勒斯会是哪个学院的?西弗勒斯拉开椅子站起身来,木头在地窖冰冷坚硬的地面上划拉一下刮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响得吓人。


“我走了。”西弗勒斯宣布。


“西弗勒斯,”西里斯这时讨好般地小声说,“我爸爸妈妈也是斯莱特林。还有我堂姐,虽然她挺讨厌的。但我爸妈对我很好…我、我也爱他们。”


那是在你进格兰芬多之前,所以趁现在好好享受你这段短暂的亲情吧。西弗勒斯在心里说。他没忘记眼前不过是一个五岁的男孩,而不是那个与他争峰相对、互相憎恨的死敌。


“斯内普先生。”西弗勒斯照样纠正他,“那很好。祝你的家庭美满。”他酸溜溜地说。“现在,还有什么事吗?你最好别回答有。”


“你的睡前故事很棒。”西里斯迅速接话,露出傻乎乎的笑容,小小的脸颊在深棕色、打着小卷儿的发丝中发红,“没事了。不过,呃,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不,”西弗勒斯立马厉声打断他,“没有晚安吻。”


“好吧!”西里斯气鼓鼓地说,“我才没打算问你要晚安吻。你应该跟我说晚安的,睡在一起的人都这么说!”


“……”西弗勒斯花了几秒钟咽下卡在喉咙口的怒吼,他只想快点摆脱这个恶魔然后回到自己的沙发上度过这个绝望的夜晚,“晚安。”


西里斯眨眨眼睛,在确认挑不出什么毛病后,只好依依不舍地说,“晚安,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帮西里斯熄了灯,回到了寂静的客厅。他总算摆脱了大布莱克、小布莱克,以及日间一切乱七八糟的麻烦。在睡梦中,他什么都不必思考,不必担心,也不必伪装自己。


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在黑暗中,听了一会儿卧室里传出的逐渐趋向平稳的呼吸声,直到单薄黑袍下的皮肤在深夜的冷空气中一阵战栗。他起身为自己找了一条毯子,然后就着稀薄的月光,从魔药柜里翻出一瓶无梦药水——


至少他还有这个。


而此时此刻,这对他来说,已然足够了。


-FIN-


*1梗改自微博上一个笑话,原梗是"僵尸想吃乐队的大脑,最值钱的是鼓手的脑子,因为鼓手很少有脑子"。

对不起!!火弩箭的价格是错误的!我已经删除了价格对比的部分,抱歉没有好好考据!!

评论 ( 7 )
热度 ( 65 )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