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BSS】五次西里斯试图破坏西弗勒斯的约会,一次他成功了(一)

 By.seeotter


#傻白甜
#狗血
#RLSS友情出场
#傻白甜
#以及狗血

正文:

1

初春肆行的流感病毒不知从哪个学院爆发,如飓风般卷席了整个霍格沃茨,彼得是劫盗者中第一个中招的——他在看起来永无止境的咳嗽、低烧、流鼻涕中苦苦挣扎了一个星期,终于在一节制作迷乱剂(*1)的魔药课上冲着他的坩锅打了一个巨大的、唾沫飞溅的喷嚏,于是他在坩锅喷涌而出的泥巴色烟雾中,边抽抽噎噎、边猛吸鼻涕地被送去了校医院那儿了。而当时,现在回想起来,大概就是那时候,坐在彼得对面的西里斯可能是笑得太忘乎所以了——这不能怪他,也许其他学生觉得彼得那样怪可怜的,更何况他一向是他们中除了莱姆斯魔药成绩最优秀的那个,但西里斯觉得这实在是太他妈搞笑了。看在梅林份上,迷乱剂需要的原料是喷嚏草,而不是一个只有巨怪才能打出来的喷嚏!——现在回头想想,西里斯大概就是那时候被传染的。

西里斯叹了一口气。他怀抱着几乎压过他头顶的课本,还要忍受着喉咙口火烧火燎的干渴感——为了这个,他早餐一连喝了五杯南瓜汁,代价是在历史课上偷偷三次从教室后门溜去厕所里。莱姆斯劝他去医务室开几瓶药,他想莱姆斯是对的——他再次艰难地向上抬了抬厚重的书堆,步履摇晃地朝公共休息室大门走去。在他晃动的视野中,他望见他的朋友们正围着窗户旁的一张桌子聊天(少了彼得,当然,他还躺在医务室治疗流感和他那“独创迷乱剂”的小小后遗症呢),于是他嘶着嗓子喊道,“詹姆!莱姆斯!嘿,伙计,过来搭把手!”

但没人搭理他。也许是他声音太小了,公共休息室太吵了,或者他俩的话题太引人入胜了,总之坐在桌子边上的詹姆正一脸饶有兴味地注视着莱姆斯说话,目不转睛。

“我希望他们不是在谈()…”西里斯咕哝,只能独自抱着那堆书,迈大步子向他的朋友们走去。他还指望他们能帮他一块把这堆书搬去地窖呢——

“…你肯定猜不到…”随着距离的缩短,莱姆斯的声音愈加清晰。

“什么?”詹姆的语气中饱含兴趣。

西里斯听见莱姆斯郑重地清了清嗓子,语气认真而严肃,他说,“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我正在和西弗勒斯·斯内普约会,而你,今后最好离他远点,别再妄想找他的茬儿。”

詹姆被冰冻了,他目瞪口呆,艰难地挤出一句,“…你在开玩笑。”

而西里斯怀中沉重的书哗啦啦摔了一地,这声巨响终于吸引了他的朋友们的注意力,莱姆斯打量他那一副被雷劈的模样,对他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噢,是你们——你们今后最好离他远点。来的正好,西里斯。你都听到哪些了?”

他倒是直接!西里斯不敢置信地低吼,同时向莱姆斯投去一记怒视,“听到的够多了——而你,你他妈开什么玩笑!”

“我可没开玩笑。”莱姆斯立刻高举双手以示无辜,“不关我的事,是斯内普先动手的。”

詹姆,见鬼的,詹姆却在这时候哈哈大笑起来,“不敢相信!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西里斯不懂这有什么好笑的,他脸涨得通红,一半因为流感,另一半归功于这个大新闻,“和鼻涕精约会,我不懂这有什么好笑的!”

“上个星期五,我一直忘了告诉你们。”莱姆斯先是语气平稳地回答,然后耸了耸肩,“西里斯,我没有想到你反应这么大。其实我觉得斯内普除了嘴巴恶毒,性格孤僻,不怎么讨人喜欢——不怎么讨大部分人的喜欢,也没做什么罪不可恕的事。”他面上浮现出忧虑与无奈,“事实上,我认为这更加偏向于青少年之间的一种尝试——不管你信不信,但每个人看待他人的眼光不同,即使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也是有人喜欢的。”

詹姆看起来快笑晕过去了,他还想说点什么,八成不是什么好话,莱姆斯及时打断了他,“别忘了,莉莉也是他的挚友。”詹姆猛地截住了话头,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但这…”西里斯头晕目眩,他从来没想过莱姆斯会跟斯内普,斯莱特林毒蛇,鼻涕精…那混球、杂种约会,“这太荒谬了。太突然了。他妈的。你刚才说什么?”

莱姆斯叹了一口气,“我不该说这么多…梅林。我们已经六年级了,也该停止那些小孩子间的恶作剧了,事实上,我们不是已经好一阵子没跟斯内普起冲突了吗?就这么保持下去。互不相扰是我们和斯内普最好的相处模式,不是吗?”

西里斯几乎没听见莱姆斯后面的话。他感觉像是被巨怪狠狠踩了一脚。“你是认真的?”他只能嘶嘶地问道。一半因为他的流感,另一半归咎于莱姆斯面上的真诚,那噎得他几乎说不出话。

“当然了……”

“卢平!”他们的对话被一个将脑袋探入公共休息室的男孩打断,“嗨,校长找你!”

莱姆斯反头去,向那男孩比了个手势,对西里斯和詹姆匆匆点头,“这件事到此为止,另外,对外保密——你们懂的。”莱姆斯挤了挤眼睛。

“我会的,为了莉莉!”詹姆扬眉兴冲冲地说。他看起来倒是很快接受了这件事。莱姆斯看向西里斯,于是西里斯只能不情不愿地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单音节:“噢。”

“你什么看法?”莱姆斯走后,西里斯问詹姆。

“没啥大不了的。(Not a big deal.)”詹姆转转眼珠,“反正我对鼻涕精早就没什么兴趣了…”众所周知,詹姆与莉莉大有进展,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亦步亦趋地追着莉莉——詹姆的口水都快流到莉莉身上了,而斯内普可能就因为这个报复他们呢。好极了,现在西里斯成了他们中唯二的单身汉,彼得成了他唯一的安慰。“斯内普的春天来了。”詹姆露出暧昧的笑容。有时候西里斯就是羡慕他这股神经大条的劲儿。


“…等等…队长又来了!”詹姆突然哀嚎一声,他为了给莉莉买情人节礼物翘掉了周末的魁地奇训练,克瑞斯正满世界找他算账,“我先走了老兄,帮我拖着他!”

西里斯没叫住詹姆一溜烟跑路的背影。他吸了吸堵住的鼻子,感到一阵心塞。他依旧觉得这不可能,诡异多端的斯莱特林一定对他的朋友做了什么。恶咒…或者迷情剂,诸如此类的,别忘了鼻涕精是个魔药怪胎。

“西里斯,你看见詹姆了吗?”走近的克瑞斯问他。

西里斯摇摇头,“没有…呃,哦,”他踢了踢脚边散落一地的砖头书,冒出狡猾的念头,“我想起来了,他好像去了魔药学教授办公室。嘿,你不如顺便帮我把书搬过去吧?”

“没问题。”身材高大的格兰芬多院队队长爽朗地答应了他,而后突然向着他背后打了声招呼,“伊万斯!”他挥挥手,“你看见詹姆了吗?”


“…抱歉,没有。”在他身后,莉莉·伊万斯站在门槛边,面带歉意地微笑,她的视线扫过克瑞斯,在西里斯身上停留了两秒,然后移回到她的斯莱特林朋友上。当然了,西弗勒斯·斯内普正站在门外,一如既往,脊背绷得笔直,目光追随着莉莉。西里斯无声投以蹬视,妄图杀人于无形。斯内普没有错过这记火光四溅的眼刀,他微微侧头对上西里斯的蹬视,慢条斯理地弯了弯一边嘴角,形成一个嗤笑的弧度,恶毒的语言仿佛就要从中冲破而出,他眼底的不屑与嘲讽几乎能具像化成十二月冰屑交杂的风雪,朝西里斯呼啸而来,卷起他身体深处的一股无名怒意——惹怒一个人,斯内普甚至不需要任何语言,他的一个眼神也能荆棘丛生。

没人注意到他俩暗自的较量,斯内普很快滑开了视线,克瑞斯的询问声拉回了西里斯的注意力。西里斯在捡起书本时绝望地想,如果莱姆斯执意要与斯内普交往,那他很可能要做出选择——失去一位形影不离的朋友,或是一位“非同凡响”的恋人(联想至此,西里斯不由自主抖了抖),因为只要他俩处在同一片空气中,总会以其中一者杀死另一个而告终的。(失去两个,心底的声音提醒他,剩下那个会在阿兹卡班度过悲惨的余生。)


他必须——西里斯打定主意——他必须和莱姆斯谈谈此事(以防他的好友只是一时被鼻涕虫糊住了双眼)。或者斯内普。也许两者兼有。


-TBC-


1. 迷乱剂 (Confusing and Befuddlement Draughts)
喝下这种药,就会使人变得急躁鲁莽。配制该药的原料是坏血草、独活草、喷嚏草。



#今天一整天心神不宁坐立不安呼吸困难心脏砰砰咚咚啪啪啪乱跳,可能是作为一个半吊子写手残余不多的良知正在警告我的灵魂…无论如何,我觉得自己再不写点什么,大概会在深夜死于心肌梗塞。
#然后爆了字数,本来只想用片段灭文法写个无脑小萌文,结果肝到了现在…我竟然还有写TBC的一天。TBC于我而言,通常意味着“已坑”(。

PS.“青少年之间的尝试”灵感来自句号甜心,我之前没理解他说的“尝试”,现在想感受一下,让他们无忧无虑地碰撞荷尔蒙(x

PPS.改了结局。

PPPS.请给我留言!!让我知道坑底不是我一人!(蹦

评论 ( 27 )
热度 ( 103 )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