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S】〖联文第一发〗西弗勒斯奇遇记

By.seeotter

 

#备用名:《惨绝人寰!十六岁少年清晨醒来,身边躺着陌生裸体老男人!》、《西里斯·布莱克被迫遛鸟事件》 
句号不喜欢我的原名并温柔地表示要踢我的屁股,我只好换了一个更为简洁的名字。
#和 @一只句号  @阿氏旋木鹎  @在云端。  @喝假酒的奏七森 的联文 (击掌
#这章的前百分之八十都是废话。 

西里斯陷在刻有繁华花雕的桂木皮椅中,双脚翘在床头柜上,唯二着地的两支木椅腿堪堪支撑着他的重量。午后的日光透过繁重的格兰芬多花饰窗帘洒落在房间中,除了窗外隐隐约约的人声与车鸣,西里斯的谈话声是这儿唯一的声响。他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当然,太棒了,我很乐意去… 


噢,别。"西里斯的声音骤然变得苦闷。 


"我和斯内普? 


我们在吵架。是的,又一次。" 

———— 

"说真的,黑色?"西里斯经过大厅时,西弗勒斯正站在窗边挥动魔杖,指挥厚重的帘布将自己挂上窗钩。 


西里斯挑眉,发表了如下评论:"你让我们的家看上去像蝙蝠洞,现在哈利更不愿意过来跟我们一块过节了。" 

———— 

"好吧!你是对的。我不该挑衅他,"西里斯叹气,身下的椅子危险地晃动着,"但他也没闲着。" 

———— 

"我猜你忘记了我换窗帘的原因?"西弗勒斯恼怒地冷笑,将盘子猛地磕在桌上——坐在餐桌另一边的西里斯的面前,"清白无辜,不合时宜、胡乱发情的布莱克先生。" 

 

"另外,如果能让你的黄金教子少来几趟,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 

西里斯无辜地抬了抬肩,"嘿,这可不能怪我。说真的,我才是那个跟他住在一起的人——" 

———— 

西里斯猛地吐出嘴里焦黑的鲱鱼块,"看在梅林蛋蛋的份上——你洒了多少盐!?" 

 

"也许,半包。"西弗勒斯慢条斯理地回答,卷起的嘴角挂着报复的快意,"顺便一提,我是故意的。" 


西里斯蓦然起身,将木椅撞歪了方向,"很好,斯内普,"他咬牙切齿地说,"也许你想跟我谈一下?" 


西弗勒斯也站起身,他停顿了三秒以享受西里斯被怒气折磨的模样,然后优雅地回答,"很遗憾,完全不。"他头也不回地朝楼梯口走去,然后猛地停住脚步,回过身佯装突然记起什么的口气,说道,"对了,布莱克。"他露出一个假笑,"记得收拾好你的'烂摊子'。" 

———— 

"呃…不,没什么烂摊子。只是一点点——小误会——"西里斯含糊其辞地说道,手指不安地摩挲着木椅的扶手。 


"有时我们确实有些矛盾…好吧,没错。他绝对恨死我了。不过别担心,布莱克和斯内普有独特的解决矛盾技巧。"而你不会想知道细节的,西里斯暗自想道。 

 

"别总谈我,说说你和金妮…什么?嘿!她真那么说…" 

 

突然间,一阵不自然的、隐隐约约的响动攫住了西里斯,这令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等等。"西里斯一手捂住电话听筒,蹙眉侧耳倾听了一会儿。但哈利透过话筒、在他掌心中发闷的疑问声是这片静默的空间中唯一的动响,那一阵哗啦啦的响声仿佛是日光下一闪而过的黑影,一瞬间穿梭而过。 


西里斯为自己的多疑感到好笑,他重新将听筒挂在耳边,歉意地向他的教子说:"抱歉,哈利,我…" 


下一秒自楼下爆发出的轰然巨响令西里斯一跃而起,摇摇欲坠的木椅终于不堪重负地歪倒在地,西里斯从椅子中滚到了地板上,后脑勺重重地磕在床脚上,"梅林!"他大叫,甚至来不及将听筒挂回座机,连滚带爬地站起了身,"西弗勒斯!?"他吼道,夺门而出,留下哈利紧张慌乱的询问声被淹没在余音中。 

 

西里斯循声来到了地下室——西弗勒斯的专属地盘,西里斯称它为"地窖二号",每当西弗勒斯心情极好或极差且不见踪影时,他准能在这找到他黑发的恋人,而显然,最近一次西弗勒斯走进去正处于后者——他敲了敲门,"西弗勒斯!发生什么了!" 

 

里面毫无回应。 


在西里斯第三次拍门,制造出相当恼人的噪音并威胁要砸开门时,里面传出西弗勒斯尖锐的嗬声:"走开!" 

 

很难说西弗勒斯究竟是在生气还是在刻意回避——因为西里斯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发颤的声音中的恐慌。 

 

西里斯紧张起来,"西弗,开门,"他坚持不懈地敲门,以自己能表现出的最为柔和的声音哄道:"我得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了,你还好吗?" 

 

他在脑海里迅速筛滤着可能出现的情况:一,西弗勒斯大发雷霆,生气地砸起了东西;不,比起砸坏他的珍贵魔药和仪器,西弗勒斯大概更愿意徒手撕碎西里斯。二,西弗勒斯的魔药爆炸了,西弗勒斯意外受伤!或者更不幸,魔药产生了微妙的作用,让西弗勒斯变成了人面鸟身兽或者一个女人… 

 

西里斯惊恐地拍门,"斯内普!快开门!你吓到我了!"他后退一步,撸起了袖子,"听着,我要撞门了!" 


他刚抬起手肘,门便猛然从里面被拉开,西弗勒斯苍白如鬼魂的面庞出现在门缝间,黑溜溜的眸子盯住目瞪口呆的西里斯。 

 

西里斯确认了一下西弗勒斯干枯油腻的黑发下是一具人类身体——他的视线滑过西弗勒斯平坦的胸部——男性人类身体。并且安然无恙。这令他松了一口气。"我听见了声音,"西里斯解释道,同时厚颜无耻地往门缝里挤,"怎么了?" 


西弗勒斯,令人惊讶地,毫无赶人之意地让西里斯闯了进去。 

 

实验台上的玻璃管翻倒了一片,地面上全是破碎的器具与玻璃渣子,仪器和药罐摔倒在地。五颜六色的魔药顺着断裂的瓶颈参差不齐的口子流出来,淌下桌面,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西弗勒斯的实验室全毁了,一片狼藉。 

 

西里斯张口结舌,"怎么了?"他震惊地转向西弗勒斯,"你受伤了吗?" 

 

西弗勒斯一脸茫然地望向他,"我不知道。" 


他呆滞了两秒,又补充,"没有。" 

 

"没有什么?" 

 

"我没有受伤。"西弗勒斯环视他的实验室,听起来困惑极了,"它怎么了?" 

 

"什么——"西里斯真的迷惑了。他打量了一下西弗勒斯,然后决定:"我们应该去一趟圣芒戈。" 

 

"啊?"西弗勒斯张了张嘴,"不…为什么?我好的很。" 


西弗勒斯这幅迟钝的模样令西里斯很是怀疑,"你知道我是谁吗?"西里斯指指自己。 

 

"西里斯·布莱克。" 

 

"你呢?" 

 

西弗勒斯的眼中总算涌出了一些光彩,他皱起眉头,"你在干什么?你觉得我傻了吗?" 

 

西里斯悻悻地缩了缩脖子。他再三确认了西弗勒斯并无大碍,再给哈利回了电话。("天狼星,你吓死我了!我正准备去你家!") 

 

"我不知道,他看起来反应有点迟钝,而且他完全忘了正在跟我冷战这码事。"西里斯解释道。"我很担心,我觉得他可能熬魔药熬傻了。" 

 

哈利提议:"你为什么不问问他正在做什么魔药?"西里斯听见哈利那边一阵窸窸窣窣的人声,然后哈利补充道,"呃,还有,赫敏建议你最好带斯内普去圣芒戈检查一下。" 


"我会的!"西里斯回答。而哈利那边又是一阵争吵,"好吧,"哈利妥协般地说,"赫敏还说你最好趁这个机会向斯内普好好道歉。" 

 

"很好——"西里斯叹气,"我会的。" 

 

赫敏是他见过最聪明的女巫,比起莉莉毫不逊色。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个和好的绝佳机会。从西弗勒斯总算愿意好好地和西里斯说话,而不是使用花样百出的语言攻击这点来看,这是个良好的开端。 

 

西里斯为他们准备了一顿简单的晚餐,在餐桌上温和地同西弗勒斯说:"我们需要谈谈。" 

 

西弗勒斯切开一片面包,他扬起一边眉毛,意示西里斯说下去。 

 

"我知道上次我不该为莎莉毁了你的约,还没有事先告诉你,我表现得确实很混蛋,"西里斯真挚地道歉,"对不起,你有权生气。但这也…太久了。而且令我无法接受的是,你竟然根本不相信我的为人,你认为我会——" 

 

"什么?"西弗勒斯突然反问,"什么莎莉?" 

 

"啊?你不是在为莎莉的事跟我吵架吗?" 

 

"你精神失常吗?"西弗勒斯皱了皱鼻子,"我不记得有这回事。" 

 

西里斯哑口无言了一阵子。反应迟钝,注意力分散。记忆消退。他在心里记下这些症状,然后明智地转移了话题,"西弗,你现在想和我出去旅行了吗?"他心怀侥幸地提出了这个被西弗勒斯花式拒绝了十二次的提议。 

 

"庆祝我们的一周年纪念,加勒比海或者特内里费岛,"他谆谆善诱,"只要你愿意。就我们俩人,会很好玩的。" 

 

西弗勒斯显然困惑于话题的突然转变,他犹豫了一会儿,手下切着一块培根。然后似乎认为这也没什么不妥,他便说:"为什么不?" 

 

西里斯在心里拉响了胜利的彩炮。我下次见着赫敏要好好亲她一口!西里斯记下这点。 

 

这是长达地狱般的半个月以来最美好的一个夜晚。共度晚餐后,西里斯和西弗勒斯肩靠肩缩在沙发上看了一部麻瓜拍的爱情电影(哈利为他们添置了一些麻瓜设备),西弗勒斯难得地没有发表任何尖酸刻薄的评论。事实上,他没有发表任何评论。显然西弗勒斯也忘了早在一个星期前他就执意搬出了西里斯的卧房过夜,因为西里斯自然而然地就将他带进了自己的房间,并与他分享了一个晚安吻。 

 

当西里斯浑身放松地躺在被窝里,怀里是西弗勒斯的体温时,他满意地舒出一口气,如释重负,"我都快忘了这感觉有多棒了…"他吻吻西弗勒斯阖上的眼角。西弗勒斯的眼睑翕动,他睁开眼看了看西里斯,问他,"这是哪里?" 

 

"我的房间。"西里斯拍拍他的背,含糊地咕哝道,"睡吧。"于是西弗勒斯合上眼。混沌的意识很快沉入黑暗。 

** 

西里斯是被清晨刺眼的阳光唤醒的。他模糊地睁开眼,西弗勒斯凌乱的黑发和白皙的脖颈占满了他的视线。西里斯呻吟一声,打了一个困意满满的哈欠,将手探向西弗勒斯的腰间,"西弗,你醒了吗?"他凑过去,看见西弗勒斯紧紧闭着眼。 

 

西里斯望了一眼窗外,想起他们还要去圣芒戈的事,于是揉揉西弗勒斯的脸颊,"西弗,醒醒,"他唤道,吻了吻沉睡之人的嘴角,又吻了吻,"你再不阻止我…"双唇厮摩着移向耳边,西里斯悄声低语,"我们就真的要晚了…" 

 

西弗勒斯猛地睁开了眼,漆黑的眼珠直溜溜望着天花板,满目清明。西里斯只听见一声尖叫——真的是尖叫,真是见了鬼了——随即胸口一阵闷痛,他被西弗勒斯猛然一推,摔在床沿边。从床上坐起来的西弗勒斯扑过来,对着他的下巴就是一记右勾拳,西里斯惨叫一声,仰头倒在了地板上,两眼发黑,鼻血顺着他的鼻孔往脑袋里流去,"我操——"("WHAT THE FU--") 

 

"魔杖飞来!"西弗勒斯大喊一声。歪倒在地的西里斯刚试图爬起来,一根从后方飞来的木棍就结结实实地给他后脑勺来了那么一下,敲得他两耳一阵嗡鸣。西弗勒斯紧紧握住那根魔杖,指住他的鼻子,脸上羞愤交加,"你是谁!" 

 

不是吧。 

 

西里斯感到了绝望。 

 

"西里斯·布莱克!"他高举双手以示无辜,鼻血啪嗒嗒滴在地板上,"以免你忘记了,我们是恋人关系!" 

 

西弗勒斯揪住盖在下腹的被单,脸上表情因震惊和羞愤显得格外狰狞,"很好笑——因为你看起来像那杂种的爸爸。"他嘶嘶地说,面颊浮现出不自然的酡红。 

 

西里斯想要澄清,还不等他有所动作,西弗勒斯便怒喝道:"倒挂金钟!" 

 

于是西里斯尖叫着飘了起来,全身凉飕飕地暴露在空气中,倒挂在了天花板上。鼻血又重新往他脑袋里灌。 

 

西里斯以前从不觉得裸睡是个什么难堪的习惯。直到前一秒。 

 

西弗勒斯红了耳尖,很难说他是愤怒还是害羞。他扯过床边椅子的一件袍子,动作迅速地往身上套。 

 

西里斯很想提醒他:你可以先在袍子里穿点什么;或者:那是我的袍子。但鉴于魔杖在一个明显被激怒的、失去理智的斯内普手里,他明智地选择两个都不要提及。 

 

"西弗勒斯,我发誓我没有恶意,你不能把我这么挂在这,"西里斯央求道,企图唤回西弗勒斯的良知,"看在梅林蛋蛋的份上!你生病了!你只是失忆了!你应该跟我去圣芒戈,医生会告诉你的!" 

 

西弗勒斯系好袍子,"我看你才是那个要进圣芒戈的妄想症,"他恶狠狠地用魔杖指着西里斯,显然他刚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信。具体表现在西弗勒斯立刻对他下了一个无声咒。 

 

西弗勒斯略带慌乱的脚步声离西里斯越来越远,任他呜呜哇哇地在原地大吼大叫,直到一声重重的摔门声隔绝了所有的声音。西弗勒斯落荒而逃。 

 

好极了!西里斯生无可恋地想,他昨天才答应和我去度假! 

**

赫敏、哈利以及罗恩三人浩浩荡荡、来势汹汹地用咒语破开了西里斯家的大门。 

 

西里斯听见楼下传来他熟悉的三人组讨论拌嘴的声音,激动地叫起了哈利的名字,三秒后才想起自己被下了无声咒。他于是懊恼地咒骂了一声。 

 

两分钟后,哈利他们终于找进了西里斯的卧室。 

 

赫敏第一个踏进来,看见西里斯赤身裸体地挂在天花板上面,女巫失声尖叫了一声,脸颊骤然变得羞红。跟在赫敏后面的罗恩急不可耐地把脑袋探过来,看见此景也尖叫了一声,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哈利,你教父光着屁股!"他大喊,觉得不对,又改捂住赫敏的眼睛,"不能看不能看!" 

 

"罗恩!"赫敏怒斥,两颊发烫。 

 

"天狼星?"出现在门口的哈利傻眼,"怎么回事?"他连忙挥动魔杖念了一个咒立消,西里斯头朝地重重摔了下来,哈利便跑过来扶他。 

 

推开罗恩的赫敏不自然地咳嗽一声,将挂在门上的袍子递给西里斯,严肃地问他,"发生了什么?这里看起来像凶杀现场。" 

 

西里斯套上袍子,用袖口擦了擦嘴唇上的血,"差不多是了—— 

 

快去找西弗勒斯!"西里斯喝道,跌跌撞撞地爬起来,"他脑子出了点问题!" 

-喜见乐闻TBC- 


句号的第二发:戳我

#为什么西里斯召不来魔杖:他被施了无声咒。他的无声魔法使不太好。或者:作者就是想让他吊着 : ) 
毕竟,这一章的名字是"西里斯被迫遛鸟事件"呀! 
#没我事了!接下来看你们自由发挥!!

评论 ( 17 )
热度 ( 82 )
  1. 饕餮seeotter 转载了此文字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