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詹】二十首情诗和一支漫长的歌

前文(上) 
前文(中) 
我说过这里有七个吻和两次离别吗? 



 

第六个吻.


“你看起来…”巴基看着史蒂夫,眼里满是惊叹,他伸手摸了摸史蒂夫结实的肱二头肌,语气复杂地说,“哇哦。你看起来完全不同了。”

史蒂夫眨眨眼睛。他和巴基挤在一辆坦克内部逼兀的空间里,巴基的膝盖碰着他的,双肩相抵,两人脸上都脏兮兮的,沾满了战火的硝尘。隔着厚重的铁皮,外面炮火声轰轰作响,九头蛇的基地正在沦陷。半小时前史蒂夫把巴基从敌人手心中夺回来,直至现在巴基才有空档好好打量他许久不见的朋友,兼救命恩人。

“而你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史蒂夫回答。

巴基笑了。他咕哝:“想不到竟然是你把我救了出来。现在我可以光明正大带你去见我父母啦。”

“在那之前,”史蒂夫凑过去,鼻尖几乎贴在巴基的脸上,像犬类一般亲昵,“你打算怎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以防你忘记,我们还没逃出去呢。”

“那就迅速一点。”史蒂夫说。他的眼底深处有什么在闪闪发亮。那目光炙热、真诚,好似潘多拉魔盒里所有的不幸与痛苦全部飞散逃跑,唯一的希望就积存在史蒂夫那双湛蓝的眼底一般。巴基喉头滚动,他没有移开视线。而史蒂夫伸手捧住巴基的脸,将他拉向自己,与他分享了一个唇齿相啄、暖温相依的吻。




与又一次绝望的离别.



“不!!”史蒂夫嘶吼着,悲痛、震怒几乎撕碎了他,细碎的冰雪随风灌进他的嘴里,那股彻骨的冰凉顺着他的喉咙口,滑过他的食管,坠入了胃部,所及之处痛侧心扉,肝胆俱裂。

他的巴基抬头看他,眼里有光闪动,那也许是信任、是恐惧、是期翼;或是飞散在空中的雪片融化在他眼眸里;是他离别的泪水。他本该值得他的信任,保护好他:但他只抓住了巴基的几只手指。在这茫茫无垠的宇宙中,他与恋人唯一的连接就悬在那根细细的线上。

他将身体深深地探下去,他发了狂,用脚勾住疾速前行的列车的车门栏,半个身体都倾斜了,他拼尽全力捉紧巴基的手,心脏在他的喉口剧烈跳动,随时都会停止。他孤注一掷,猛地松了另一只手,不顾一切地去抓巴基的手臂——他捉住了。

同时他的脚踝处传来碎裂的声音,但他已经感受不到了,他向上拉着、扯着,激烈地喘息着,一手带着巴基往车门里面爬。待到他气喘吁吁地瘫坐在晃动的地面上,任何疼痛:手臂脱臼,或是脚腕断裂;都比不上他激动且突如其来的幸福那样猛烈。他扶住巴基,急切地唤他的名字。

但巴基歪歪扭扭地斜靠在铁皮墙壁上,面色枯槁、双眼紧闭,像一具被抽干了生命力的躯壳。

史蒂夫困惑地停下了。他不敢呼吸,心猛地往底下坠,往底下坠,沉入了冰谷深渊。他伸手去碰巴基的脸,霎时间,巴基仿佛一个由雪组成的幻影,在他指尖下碎裂了,化成无数片柔软、洁白的雪片,从他的指缝间飞落。

他抓不住。

史蒂夫在黑暗中睁开眼,看见旅馆的天花板。车灯明晃晃的光影从窗外穿梭而过,在墙壁上割出几道一晃而过的光片。史蒂夫在毯子底下翻了个身,指尖仿佛还有凉意。他看着黑暗。几小时后,才再次沉沉睡去。




以及最后一个吻.


史蒂夫和黑豹打了一个招呼,把手里提着的一袋李子放在桌子上。

“不用这么客气,队长。”黑豹扬起眉毛,谁爱吃李子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他眼底都是柔和的笑意,他往房间深处偏了偏头,适时地离开了房间。

“谢谢。”史蒂夫感激地回答。他往里走,巴基就躺在那,看起来正在沉睡之中。

史蒂夫同他说了一些话,现在发生的事,以及已经逝去的事。他想象着巴基清醒时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可能会开怀大笑,与他同仇敌忾;也可能会不赞同地皱眉,他大概认为史蒂夫身上还有当年那个病弱年轻人的影子;但终究总会站在他这边。他描绘巴基的表情,他的眼眸,让他想起家乡的夜空。

史蒂夫在离开前,俯下身将嘴唇贴在静滞仓的玻璃上,唇间呼出的雾气把玻璃染白了,他用手指拭去。

回想着巴基是如何回吻他的。

FIN



评论
热度 ( 15 )

© seeotter | Powered by LOFTER